一个写日记的团。

万山皆入眼 心中一点荷。

吃着普通的烧饼
想着自己一点也不轰轰烈烈
恨不得炸成一朵烟花
满天发亮
但是想想这种肆意还是太疼了
遂作罢


你离群索居,无可依栖
你不知烟火温暖不知人群规律
你是愚人眼中的愚人
你是个精神病人啊
你听见闪电你得到光火
把宇宙把荒野把所有的臆想烧成灰烬
灰烬装进蓝色的胶囊壳
然后吞咽
吞咽一颗治郁的胶囊
还是吞咽一段无可销毁又无趣的生活

“我写不出心得啊,我想写诗。”



肚子里没有诗句,只有软软的肥肉

肥肉是什么而来的呢?

是昨天吃掉的蛋包饭,是今天的鸭肠,是一切当时觉得好吃过后后悔的酸甜苦辣。

想写诗的时候就会词汇匮乏,只想起宇宙,想起星辰,想起一切与我生活相距千里的词汇。

我不是没有灵气,我只是容易安眠。

安眠在既定好的俗世里。

阴阳师手游同人《汤与兔》

《汤与兔》
(一)
“才……才不是好朋友呢!我怎么会跟一只兔子做好朋友!对不对,牙牙。”
“噫,山蛙你有没有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口是心非味啦。”
孟婆脸一红,拿起手中的三弦琴就打了一下山兔翘起来的耳朵。
“啊啊啊啊不得了,孟婆打兔啦,兔兔要死啦。”
山兔边喊边动作熟练地四脚朝天,躺了下来。
山蛙非常尴尬地说:“你要碰瓷,好歹也躺在地上啊。我头上那么软,根本不像好么。”
“我不管,兔兔那么可爱,孟孟怎么可以打兔兔。”
孟婆嘴角一歪,狡黠地笑了起来,低头问:“牙牙,我们今天要不要煮兔子汤。”
“我好了!”
山兔跳了起来,兔耳朵十分精神地晃了晃。
(二)
“孟孟!今天我们去比赛跑步吧。”
“不去,今天我还要开店。”
山兔原本翘起地耳朵,立刻耸拉了下来。
“你不是昨天才开过么,你怎么可以是这样一只勤奋的妖怪呢?!”
孟婆往锅里扔着不知名地药草,那是为了黄泉路上的旅人们熬制的孟婆汤。那些汤本该就直接装在碗里的,但今天孟婆额外拿了个食盒装了一份。
“孟孟你还干起了外卖哦!”
“这个,是桃花妖求了我一个月,我才给她的。”
“桃花妖不是修炼得很好么,看样子还能活好几百年唉,怎么要这个?”
“她想偷偷拿给她的好朋友樱花妖喝,樱花和她死去的恋人约好百年后见。但她的恋人轮回后失约了,桃花不忍心看樱花再苦等下去了。”
山蛙久经人事,砸吧了一下嘴说:“桃当然是好心,可是樱说不定根本不想忘呢。”
“唔……这样啊。孟孟……如果我以后遇到难过的事你不要喂我孟婆汤,记忆是很宝贵的东西呢。”
“兔子你是不是想多了!我的汤很贵的!喂给你好浪费哦。”
(三)
孟婆和山兔又绕着京都跑了两个来回。
山兔赢了。
山兔欢快地跳了起来,在空中转了一个360度回旋。
山蛙累得直接瘫倒在地上,抗议道:“你们两个天天赛跑,跑的明明是我跟牙牙好吗?你你你还在我头上跳?”
孟婆和山兔躺在山林间,看着京都灯火旖旎,繁华得似乎泛出了脂粉气。
“山兔,你天天跟我在外面疯玩。你都不回家的哦?”
山兔本来元气满满地变着一朵半成品的烟花,听孟婆这么一说,那烟花骤然熄灭。在山兔毛茸茸的掌心,留下一缕灰烟。
“我啊……你知道的兔子的家族很大,我有三百多个兄弟姐妹。我父母……已经记不得我跟其他孩子有什么区别了。”
那天是孟婆第一次看见山兔的耳朵耸拉了一晚上。
孟婆忽然觉得,她有必要给山兔准备一碗孟婆汤。
(四)
一连几天,孟婆都没有见到山兔。
她忽然想起那堆阴阳师,“那群阴阳师果然出尔反尔,要消灭山兔。山兔虽然蠢,但她那么可爱!”
孟婆带着牙牙准备去干掉晴明,然后就被晴明和源博雅干翻在地。
孟婆本来已经做好了杀生成仁的准备,忽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孟孟……”
山兔浑身是伤的从神乐怀里钻了出来。
孟婆立刻翻身坐上了牙牙,“晴明!我就说你们这群阴阳师不是好人,虽然没有消灭山兔!但你们却把她伤得那么重!”
“孟孟,不关晴明大人的事。是他救了我。”
源博雅在旁边挑了挑眉解释,“这只兔子是被她家里人打伤的,说是要拿去供奉给山鬼。”
那天,孟婆和山兔第一次躺在京都的院里看京都的灯火。
那样近,又那样遥远。
山兔的耳朵被包扎成了两个球,像一只熊。
“孟孟,你是不是心疼我!”
“才……才不是呢。”
孟孟心疼山兔,但孟孟不说。
孟婆想起了牙牙肚子里那一碗早已备下的孟婆汤。
但山兔似乎一下子了解了孟婆的心思,她望着山林里的月亮,说:“孟孟,不要给我喝孟婆汤。记忆是很重要的东西。”
“嗯。知道了。”
(五)
山兔伤好以后,又欢快地奔跑了很久。
到了冬季她才觉得哪里不对。她缩在孟婆店里的火炉旁,想了很久。
“孟孟!我发现,我父亲母亲兄弟姊妹好久不找我了!他们明明说不会放过我的!”
“可能被晴明打怕了吧。”
“不会的,我们家那么多兔,根本打不完的。”
牙牙在一旁拼命地“牙牙……牙牙牙。”
然后被孟婆狠命的瞪了一眼。
但山蛙不怕,剔着牙翻译说:“牙牙说,孟婆把你们家几百口都灌了孟婆汤。它们记不得你了。”
“孟孟??(╯°Д°)╯?”
“哎呀,你们家怎么那么多兔啊,我的汤药好贵的!哼。٩(๑`^´๑)۶”



今天算是正经开篇《狼心》
只要我安静地坐下来写稿,每写几个字就像是要窒息一样。
我想尝试一下我到底能不能定起定量的写稿。
真的是,要窒息,

2016/7/24
心悸。
今天写完了作业,没有干其他什么事。
患得患失。
我知道人都是一阶段一阶段的,这个时刻我拼命想得到的,到了那个阶段里,我还是会有更多想要的。
但是我还是想要啊。
快乐很短暂,但还是很想要啊。

悲伤长了一条尾巴
我挥刀斩死悲伤  它流的血是透明的咸腻的
应该叫做眼泪的血  显得很墨迹 
生活里一旦有了悲伤就会像看一场嘤嘤啼哭的劣质草台戏
死掉的悲伤尸体僵硬风干  然后它留了一条鲜活的尾巴
欢乐走过去捡起那条尾巴
欢乐说这条尾巴看起来孤单又可怜
它应该给这条尾巴一个归宿
此后欢乐过后总是夹杂着如同苦荞茶一样的悲伤
欢乐带了悲伤的尾巴
生活就变成欢乐悲伤欢乐悲伤这么一节一节的 
欢乐安慰我说  生活总是这样的
我回它  你家生活像是绿皮火车一样一节一节的吗  悲伤该死得干净些
欢乐摸了摸那条尾巴
我不解气又骂了欢乐  你他妈真是个圣母病
欢乐想了想说
你可以拥有无尽的快感
但不善良不怜悯就不配得到欢乐

今夜东湖的风好大/

汹涌又稀薄的泥藻气味/

攀着夜游的人群/

爬到月亮的缺口上/

吓得月亮扑通一声/

跳进湖里/

搅起了一阵又一阵细密喧嚣的安眠夜曲/

给不准备眠的人们/

多余而又浪漫/